名城扬州网

 找回密码
 我要注册
搜索
查看: 70182|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吴哥——从14世纪开始的耽搁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难过
    2014-7-29 15:25
  • 签到天数: 12 天

    [LV.3]偶尔看看II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本帖最后由 大爱蒙奇奇 于 2017-8-23 16:17 编辑

    七月,西哈努克的海风带着雨旱季转圜的微湿,穿越了榴莲与山竹的丰收,红宝石璀璨的光晕,佛像庄严的虔诚,为吴哥窟日渐驳落的粗刻细雕带来了不知是多少层青苔的生机。这个充斥着鲜明冲突又无比和谐的国度就这样冲进了我的视线。
    如果说莫高窟是温柔的美感,吴哥窟就是肃杀的震撼。触上冰冷的巨石,那个鲜血与汗水洒就的时代便包围了过来。
    那是公元九世纪的一天,耶输跋摩一世和往常一样从宫殿的高台上打量着这个愈发繁荣的高棉。这是我幸福的子民啊,而我亲手缔造了他们的幸福!他时常会这样想。带着一点不可一世的意气风发,他觉得这座皇城也有点寒酸得无法配得上他的成功了。他的国,南起中南半岛,北至云南,东自越南,西到孟加拉湾,他的都城,怎么能逊色?自此,这座皇城,添注了青灰与乳白,响遍了号子与象吼。
    而今,踏上历史的残阶,他自负的笑容显得荒唐又荒凉。大量人力财力的孤注一掷使得威慑东南亚的高棉王国日暮西山,高棉的微笑也在十四世纪被千军万马刻下了血痕。时间让孤勇付出了代价。那个繁荣的吴哥,那个幸福的城,那个骄傲的国王,从此被封存在了丛林深处古墓丽影的胶片里。
    1860年,法国的铁蹄让这个不堪一击的国家甘愿屈膝。一位金发碧眼的老学究对这个国家的信仰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如此弱小,如此落后,但他们的眼中总像藏着星辰大海,就像,对,就像暹粒城外的那片森林。于是,他带上了稀少的物资和巨大的好奇小心翼翼地穿越了那片神秘,却没想到更大的惊叹晃了他的眼。
    树影婆娑,树根盘踞着的却不是熟悉的红土,而是一片兴亡象牙白。颤巍巍地拭掉厚厚的青苔,七头蛇的吉祥面容,神鸟的尊贵祝福,都显露了出来。当年的阑干高阁,都被生灵的力量统治着摧毁着,这方原本掠夺了自然的土地终究还是被自然征回。
    属于14世纪的台阶已在14世纪永远斑驳,21世纪的我们踏着21世纪的扶梯感受着横亘了7世纪的惊叹。热带独有的湿气被风裹挟着穿堂而过,水分子撞击在主梁上,完成了它的使命,然后那干涩的气流就这样扑在了游客的面颊上,在36摄氏度的高温下,总会显得有点冷清。
    文人爱叹吴哥华屋丘墟,俗人更爱吴哥外小小棚户里一美元的冰椰子。抱着椰子贪着难得的轻快,当地的小孩却迅速地围了上来。国之盛,兴于教,柬埔寨明显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想到14世纪的朱熹抱着经牍带着少年郎独有的心性摇头晃脑地说道:“箪食豆羹,书经笔墨,陋室茶味,足矣。”而从14世纪开始的耽搁显然还存于21世纪那些孩子们的面庞上,他们黝黑的皮肤,和黑白分明的眼睛,像极了吴哥的断壁残垣,这才是真正的悲凉。
    吴哥之悲让人辗转难寐,却不想洞里萨的水才是真的冷。浑浊腥涩的湖水养育了一代又一代贫穷而又善良的他们,在湖上生死存亡,也依着这湖生死存亡,他们的命运从来不曾握在自己的手中,他们爱的那个神,也从没有眷恋过他们。让游客登上的,也只是一艘叫做“游客之家”的商业船,那根本不是他们,但他们也会将那艘船打扮得尽自己想象的温馨,这艘船,更该叫做“梦”吧,一个他们想要的梦,一个能为他们的梦作经济支撑的梦。
    游船打了一个弯,是一座水上学校,这么些天第一次看到这里的学校,小孩子们追逐打闹,上课铃钟声响起,也会立刻回到自己的座位,跟着华人老师大声念着奇怪的中文。叶圣陶先生一生行教,深谙教育利害的他总是念叨着书行四海,教育八方。也许他们缺的并不是资源和金钱吧,缺的是那句雄壮的“少年强,则国强”。
    登船上岸,已是日当头,猛的一回头,那些鲜艳的明橙、亮黄、宝蓝真是刺眼得厉害。
    六个小时车程外的金边也有着同样刺眼的存在。置身于西哈努克的大王宫,总让人恍若处于日本皇宫门前的那块规整到压抑的草坪旁。极尽奢侈的金碧辉煌,不属于这个国度的干净整洁,无不让人觉得讽刺。第一次,看到精雕细琢的佛身没有惊叹匠人匠心,那些国家官员,这个国家的任何制度无不在亵渎着那通透似水的翡翠、锃亮皎洁的白银黄金。
    那扇王宫的门在五点半“砰”得关上,一个下了班匆忙赶着回家的摩托手从旁边飞速驰过,路边的灰尘被扬起,那扇刷得金灿灿的门终于还是没敌得过夕阳的光彩。

    世界上最大最美的夕阳永远都在海平线上,西港的海风在七月显得有点温柔。海水卷挟着一点点顽皮的浪花扑在人们的脚面上,没什么游泳经验的人们也可穿上鲜艳招摇的泳装走得更靠近那片在其他季节里总觉得有些瘆人的海一些。
    海浪不大,但努力触碰天空的可爱劲儿总是让人动容的。夜色渐深,海鲜烧烤摊的生意也兴隆了起来,一串烤的有点微焦的墨鱼仔再刷上一层辛辣又甜蜜的chili酱,在橘色灯光里嗅嗅咸腥的海味儿也真的是有点良辰美景奈何天的意味了。
    柬埔寨的他们,是挣扎于生活边缘的吴哥人,是有点麻木和冷漠的金边人,是在海风中受尽烟熏的西港人,身负悲哀却喜乐生活,身处困窘却总以最大的善良待人。有人说这是高棉繁荣最后的遗产,但于他们自己,身处人间,心灵却总在地狱与天堂之交界的他们,到底是一种多么难能可贵的文明瑰宝,其中冷暖,如人饮水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我要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 关注微博
    • 及时了解我们的动态,关注我们的微博
    • 名城扬州的新浪微博
    • 名城扬州的腾讯微博
    • 联系我们
    • 电话:0514-87337766
    • 名城扬州群:192469602
    • 婚嫁小组群:320533742
    • 微信平台
    • 名城扬州网微信号(e0514com)或扫描二维码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